为什么意甲在转会方面几乎完全停滞(尽管有几笔大交易)

我也没有,直到7月1日意甲体育总监们在里米尼大酒店举行年度晚宴,标志着转会窗口正式开启时才知道。国际米兰首席执行官马洛塔主持了晚宴,他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对意大利足球的现状有一个评价。他说:“足球俱乐部有时被视为需要猎杀的凶猛老虎,有时被视为要挤奶的奶牛,然而很少有人把他们视为拉着沉重负载的驮马,我们经常被误解。”

上赛季欧冠决赛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也是国际米兰获得新生的起点。当新冠肺炎到来时,国际米兰站在了悬崖边,美国橡树基金将他们从深渊中拉了回来。去年年底,国际米兰控股公司Grand Tower承担的债务为3.29亿欧元,并伴随着持续增长的利息,明年5月到期。届时主席张康阳将不得不寻求再融资以偿还债务,否则将失去俱乐部的控制权。

前往伊斯坦布尔在电视转播和比赛奖金方面是一个福音,但除了无需让国际米兰在6月30日之前为了达到FFP的要求出售球员之外,并没有减轻这匹驮马的负担,然而任何球员的转入都需要先通过向英超和沙特职业联赛出售球员来筹集资金。例如,只有在布罗佐维奇同意前往沙特之后,意大利国脚弗拉泰西的签约才能完成。布罗佐维奇的转会降低了国际米兰的利润率,这位克罗地亚国脚前往利雅得由于转会费的分歧而面临搁浅,考虑到球员高额的工资,最后俱乐部不得不同意降低转会费(2300万变为1800万)。

奥纳纳在从阿贾克斯自由转会不到一年就去了曼联,这是一笔合理的好买卖——5500万欧元构成了一笔巨大的资本收益。这也被认为是为替代者筹集资金,签下一名替补门将和一名明星前锋,最初聚焦于卢卡库。

最终,国际米兰飞往日本进行巡回赛,没有一名一线队门将(斯坦科维奇的儿子成为了首发),也没有新队长劳塔罗的搭档,即使小图拉姆从门兴格拉德巴赫自由转会而来,也掩盖不了这两个位置人员缺失的尴尬。

一名新门将已经确定,尽管国际米兰试图让拜仁接受低于600万欧元的买断条款(最终转会价格为675万欧元,分两期支付),但索默终于来了。马洛塔有信心在联赛开赛前帮小因扎吉引进一名新前锋,最终来了阿瑙托维奇。但该俱乐部在很多方面都象征着意大利足球的现状,三巨头中的两个正处于困境,缺乏涓滴效应(政府不给予俱乐部政策支持比如新建球场等导致收入来源枯竭,与英超差距越来越大)正在使当地转会市场陷入停滞。

L’Espresso最近的一项调查公布了新的数据,意甲俱乐部总共有56亿欧元的债务,这就是拉齐奥主席洛蒂托有三部手机的原因。多年来,洛蒂托和马洛塔一起树立了意大利足球最重要经纪人的声誉,他们两人同时是意甲和意大利足球联合会(FIGC)的理事会成员。但洛蒂托并不局限于足球,也是意大利参议员,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一直在为一项修正案努力,该修正案对于分期付款15年的俱乐部,相应的税款给予折扣。如果通过,它将为球队节省数百万欧元,减轻意甲驮马的一些负担。

洛蒂托自然也参与谈判下一个周期意甲电视转播权的出售,尽管由于他在莫利塞的政治竞选活动,讨论报价的会议不得不推迟。本赛季是现有电视转播权协议的最后一年,下一个周期转播价格的不确定性,也是我们在转会市场上看到行动谨慎的一个因素。

还有其他结构性原因在起作用,比如在可以大量新增收入的自建球场上取得了龟速般的进展——意大利的官僚作风让人看不到希望。半途而废和错失机会的情况仍在继续,令人沮丧的是,FIGC现在正与土耳其联合申办2032年的欧洲杯,而不是单独行动,以促进该国足球基础设施的全面更新。

其余的都是间接原因。国际米兰的处境已经描述完毕。至于尤文图斯,他们的新体育总监吉恩托利在6月底才被允许离开原东家那不勒斯,同时欧足联做出决定,以俱乐部“做账门”和FFP违规为由,向他们发出一年的欧战禁令,这一决定将促使俱乐部将削减成本和销售球员作为优先事项。那不勒斯接替吉恩托利的是鲜为人知的梅鲁索,他上任刚满一个月,除了用红牛的纳坦取代中后卫金文哉,引进瑞典中场卡尤斯特之外,首要任务是为奥斯梅恩等球员续约来保持球队的团结,而不是为了花钱而花钱。

正如前面提到的,洛蒂托总是很忙,这是拉齐奥体育总监塔雷离开后的第一个转会窗口。萨里拒绝签下曼联中场弗雷德,要让他这样一位特殊的教练满意并不容易,幸好米林科维奇转会阿尔·希拉尔的资金终于可以重新投资了。他们签下了卡斯特利亚诺斯(来自纽约城)、镰田大地(来自法兰克福)和伊萨克森,200名球迷周一在机场欢迎这位中日德兰足球俱乐部的边锋。

罗马在零支出之后发现自己在支出榜上垫底(刚花了两笔钱确定两笔转会,总金额5-6百万欧元,排名上升一位排第19,领先升班马弗罗西诺内),总经理蒂亚戈·平托面临着与时间赛跑的挑战,要在6月30日前筹集3000万欧元,以符合FFP的要求,并通过出售六名轮换及青训球员而没有一名首发球员,创造了一个小奇迹。引入的人员仅限于奥亚尔和恩迪卡的自由转会,更不用说拉斯穆斯·克里斯滕森的租借了。“20年前,我会大吵大闹,”穆里尼奥向《罗马体育报》解释道。“20年前,我会对此感到愤怒。”现在,他对此轻描淡写。在葡萄牙拍摄的一张球队照片显示,穆里尼奥和他心爱的中后卫曼奇尼之间保持着足够的空间,罗马希望在伊巴涅斯前往阿赫利后,这笔转会费能够负担得起引入一名新前锋。

去年进入欧洲三大杯决赛的三支意甲球队中,只有佛罗伦萨在今年夏天启用了他们宏伟的新的最先进的训练场,这是一幅健康的画面。他们卖掉了卡布拉尔,巴西人将在本菲卡取代已经与巴黎圣日耳曼达成协议的拉莫斯,下一步就是出售约维奇。

去年最大的支出者蒙扎正在为这家升班马俱乐部在顶级联赛中的生存苦苦挣扎,还必须考虑到赞助人贝卢斯科尼的去世,他的儿子皮尔·西尔维奥是参与联赛电视转播权拍卖的一家广播公司(Mediaset)的负责人,称意甲对他们的要求是“疯狂的”。

我们来看看意甲的布伦特福德和布莱顿—萨索洛和亚特兰大。萨索洛往往有罗马想要的东西,并以此为筹码,从意大利最好的青训体系中获得最好的年轻球员。例子包括佩莱格里尼,波利塔诺和弗拉泰西,他在今年夏天转会国际米兰。应萨索洛的要求,去年意乙最优秀的年轻前锋穆拉蒂耶里也加入了这笔交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